首页
会员中心
到顶部
到尾部
研究文章

谈谈宋·泉州南外宗子赵珤 对《天源赵氏族谱》的贡献

时间:2014-06-20 16:07:48  编辑:赵万胜(安溪金谷)  来源:赵宋南外宗研究会  人气:1695

 

谈谈宋·泉州南外宗子赵珤

《天源氏族谱》的贡献

一. 宋宗室的建立
    宋太祖赵匡胤于(960年)建立赵宋王朝后,从宋太祖赵匡胤的父亲赵弘殷算起。宣祖生五子:长光济,早亡;次匡胤,即宋太祖;三光义,即宋太宗;四光赞,幼亡;五光美,改名廷美,封魏王。长房、四房无后,所有的皇族都分属于太祖、太宗、魏王三个支派,即宗室。并制定了昭穆排序。除了追封先祖之外,还为家谱(皇家玉牒)制定“字行”: “太祖派”十四字:德、惟、守(从)、世、令、子、伯,师、希、与、孟、由、宜、顺。“太宗派”十四字:元、允、宗、仲、士、不、善,汝、崇、必、良、友、季、同。“魏王派”十四字:德、承、克、叔、之、公、彦,夫、时、若、嗣、次、古、光。

每派十四用完,又重新开始。宋代以来已经循环了两次又重新开始,至今一千多年。 以别房系与辈份,立遗嘱:“吾族无亲疏,世世为缌麻。”。之后,便于管理皇族设置了。(宗正寺(973年)。大宗正司(1036年)。 西、南外宗正司(1102年)。)

靖康(1126)之耻"发生后,宋高宗赵构南渡,皇族宗室也随之大批南迁。"太祖次子德昭第五代孙赵子谬,由南宗正司迁入泉"。"泉之有赵自子谬子侁始也"。乃为燕王德昭派。

    赵子谬,字子金,宋宗室,宋太祖·赵匡胤长子赵德昭(燕懿王)的五世孙。南宋·绍兴(1131—1162 年)间与赵子侁随南外宗正司迁入泉州,在此繁衍后代;累宫中奉大夫、都转运使。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9·丘墓·泉州府·南安县·赵子谬墓》:赵子谬墓,在(县西)三十三都柑榄安山。子谬,字子金,累宫中奉大夫、都转运使。 ”

鉴于氏子孙蕃衍人数众多,同一姓名者颇多(这在宋代宗正司管理时是不允许的),所以,在明·成化(1465—1487年)间,太祖派后裔赵惟珤一名赵纲,德用,号古愚)和赵惟宪(号朽叟)重修族谱时,曾把“玉牒”又增加十四字,称为今十四字,而把原“玉牒”十四字称为原十四字,仍按三派区分。

   宋时原十四字一直在海内外流传,除个别字辈有差异外,如《宋史》太祖派第三个用“守”字,族谱则“守”、“从”通用,其他基本上一致。

   而今十四字很少传下,只在《天源赵氏族谱》中看到很多名字是“原”和“今”辈并用。如赵惟(纲),即古愚。又如军事学家赵本学,原名赵世(建)。这种三个字为名,不是姓名,而是“原”和“今”字并有,这也是南外宗支系在明、清时一个特点,原十四字辈是由宋太祖亲自御定,据传,新十四字辈的启用,氏人丁难以蕃衍旺盛,因此,新十四字辈只是摆设,现在仍沿用宋太祖御定的原十四字辈循环。

二,南外宗室迁至泉州

    建炎三年(1129年)十二月,在扬州的南外宗室机构和宗室成员,从海上到了福建南部的大城市泉州(《宋会要辑稿·职官》)。尽管事先有所计划,发给宗司官员租船的资金,还派人去打前站;但此事正好发生在高宗为了躲避金兵而避难海上的时候,因此南京(应天府)宗室实际上也是逃亡队伍的一部分。不管到泉州的动机如何,南京宗室(南外宗)却在泉州安顿了下来,泉州也将成为南宋宗室的超级中心。从此,南外宗正司成为管辖泉州、漳州赵宋宗室的衙门。
    南外宗正司司署正式移置泉州,是在绍兴三年(1133年)。在此,之前就有宋宗室陆续来到泉州。南外宗正司司署设在府治西南忠厚坊古榕巷内水陆寺中,位于泉州旧馆驿西侧大船亭以北、古榕巷西北隅,今梨园剧团所在地。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宋诸司附置泉州者·南外宗正司》: “绍兴三年,移置西外宗正司于福州,南外宗正司于泉州。盖随其所寓而分管辖也。”“隆庆《志》:南外宗正司在水陆寺街,元以其地之后半置。清军驿俗呼旧馆驿。”

泉州南外宗正司司署设置有: 

1、睦宗院:皇族居住地称“睦宗院”,有别于临安敦睦亲族的睦亲宅。睦宗院有新、旧二所。旧睦宗院在府治西南袭魁坊,新睦宗院在府治西北居贤坊。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宋诸司附置泉州者·南外宗正司》:“隆庆《志》:……睦宗院在府城西南,以清果、菩提二寺为之。新睦宗院在府城西北。”。

2、宗学:旧睦宗院东还设立专为教育皇族子弟的“宗学”,学制二年。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3·公署志·南外宗正司》:“宗学:在旧睦宗院东。绍兴(1131—1162年)初建。中有宣圣庙,置堂曰‘彰化’。斋有三:曰宗强,曰信厚,曰立爱。嘉定十三年(1220年),更堂曰‘崇教’;增斋一,曰怀德;更信厚曰升贤。斋有长谕,皆以宗姓。讲书教谕,则以庶姓。”。 

    由于南外宗对教育的重视,历代宗子中学有成者颇众。清朝金谷人太祖派赵王缶后裔明通进士赵元慧(名守衷,字元慧,号晓园)在《有宋赵氏大宗祠记》载:"赵氏子孙成进士者凡百三十余人","班班可考"。据乾隆《泉州府志》所载,宋泉州宗子进士(含特奏名一人,上舍释褐一人)一百二十四人,加上《南外天源赵氏族谱》所补三人,合计一百二十七人。而这时期负责海外贸易的八十七名泉州市舶提举中宗室就有十人,占百分之十一点五。

3、清源书院: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3·公署志·南外宗正司》:“又有清源书院,在睦宗院内,知宗希衮所建。堂曰习说。斋四:曰浚明、严尊、忠恕、爱敬。明时,其地入清果、菩提二寺。”。

4、教授厅: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3·公署志·南外宗正司》:“教授厅:东有◇知室,西有儒隐堂。堂之前有万卷楼,下瞰泮池。淳熙(1174—1189年)中,萧鹗建。今废。”。

5、宗室的授官:高度发达的书院文化,使得福建成为南宋科举最成功的路分,泉州乃至整个福建的政治影响力正处于历史最高峰(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书院》)。通过授官和科举的记录,可以对泉州宗室的公共形象有许多了解。

赵世通《南外天源赵氏族谱》撰文记载,在南宋,仅福建南部的泉州和漳州,就曾经出现13名宗室知州(泉州6名、漳州7名)、51名宗室知县、10名知市舶司。此类任命是如此常见,以至于宗室知州、知县似乎都已司空见惯。

6、习俗和各种宗教信仰带来泉州:(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宗教·佛教、伊斯兰教、景教、摩尼教》)。时伊斯兰教徒建清净寺,此事在泉州掀起大波

7、宗室从事贸易商业活动:宋朝社会经济发展很快,社会各阶层都参与商业活动,官吏从商风气愈来愈浓,经营范围不断扩大。皇族宗室也很早就从事商业活动。

  北宋·天禧五年(1021年)八月,枢密院作出规定:“皇亲诸宅置船,长公主二,郡县主一,听于诸河市物,免其差拨。”(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97·天禧五年八月戊申》)就是说,允许他们置船自由贸易,并可受到免差拨的优惠。

   明朝时,南外宗子后代珤(古愚)在《天源赵氏族谱》所订族规中说,“若商则多本多利,与官有匹也。行货度日,安分取财,不沦丧肌魄,亦祖宗有赖之人”。这是总结前辈经验,对宋代南外宗子及其后代从事商业活动,给予充分肯定,认为是祖宗有赖之人。1973年后渚出土宋代古船南外宗室海外经商的有力物证

8、宗室任职市舶司:泉州市舶司是北宋·元祐二年(1087年)设置的。北宋期间,泉州市舶司提举中没有一个宗室担任。

  南宋时,南外宗正司迁泉州,由于市舶司承担着宗室应瞻支费的一大部分,因此常常任命宗子充任泉州市舶司官员。据李玉昆《泉州海外交通史略》的研究,从建炎迁南外宗正司到泉州,至南宋灭亡,南宋共有87名提举市舶,其中宗室10人,占11.5%。他们积极发展海外贸易,促进泉州海外交通的发展。后称之为“海上丝绸之路”。据“史料”记载:早在北宋年间,中国就已将西沙群岛纳入管辖范围,并派水师赴该海域巡逻。二战结束后,一度被日本非法侵占的西沙群岛重返中国政府管辖之下。 

9、宗室文化娱乐:南外宗正司皇族入泉时,带来的中原宫廷文化。不少宗室随带戏子家班以及永嘉杂剧等,在家中大肆演戏歌舞,以供娱乐。戏子家班多由童龄男女组成,泉州人叫做“戏仔”,又叫“七子班”。这些音乐同闽南地方音乐互相渗透融合,孕育出泉州南音来。有些家班流散民间,与下南戏、上路戏同时存在,互相影响,有逐步演化为梨园戏。“七子班”也因此称为“小梨园”。(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文艺·南音、梨园戏》)

   南宋时的泉州,因对外贸易交通和经济高度发达,大量的中外客商和文人学士莅泉,文化也蓬勃发展,呈现“千家罗绮管弦鸣”的繁荣景象。泉南滨海国内外商船停泊之处,歌馆、酒楼、茶肆林立,拥琵琶而弹唱南乐的歌女比比皆是。

以至于后来的皇族后裔(号古愚)制定的53条《家范》(《天源赵氏族谱》)中,吸收教训警戒子孙云:“家庭中不得夜饮妆戏、提傀儡娱宾,甚非大体。亦不得教子孙童仆习学歌唱戏舞诸色轻浮之态。”

三,国破家仇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3·公署志·南外宗正司》:“南外宗正司:在肃清门外,本都监廨舍地,改为行衙。建炎(1127—1130年)中,又改为司。内有惩劝所、自新斋、芙蓉堂及池,及天宝池、忠厚坊诸胜。景炎(1276—1278年)间,蒲寿庚叛,降元,尽杀宋宗室,司遂废。”

蒲寿庚献城降元后不久,即在城中发难,尽杀泉州的南外宗室。规模宏大的南外宗正司及睦宗院等建筑,毁之一炬,顿成废墟。清·道光《晋江县志·卷69·寺观志·城中寺观·水陆寺》:“景炎(1276—1278年)间,叛贼蒲寿庚尽害宋宗室,司废。”(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蒲寿庚》)

  后来此处改为织染局。明代,织染局迁至南俊巷,这里均被占用,南外宗正司只剩遗址。

    关于大屠杀发生的时间,有两种记述:

  一说在至元十四年(1277年)七月张世杰自潮州从海上回军攻泉州城时。

  明·何乔远《闽书》记:“明年(指至元十四年,1277年)七月,张世杰自海上回军攻城,寿庚遣其党孙胜夫诣杭求唆都援兵,自与尤永贤王与金泳协谋拒守,尽杀淮军、宗子之在城者。攻凡九十日不下,世杰解去。”

  明·阳思谦《泉州府志》记:“及张世杰回军攻城,宗室又欲应之。寿庚置酒延宗室欲与议城守事,酒中尽杀之。”

  郑思肖《心史》:“(景炎)二年丁丑(1277年),泉州素多宗子,闻少保至,宗子纠集万余人出迎王师。叛臣蒲寿庚闭城三日,尽杀南外宗子数万人。”

  一说在至元十三年(1276年)端宗·赵昰至泉时。

  清·乾隆《泉州府志·拾遗》记:“宋主舟至泉,寿庚来谒,请驻跸,张世杰不可。或劝世杰寿庚,则凡海舶不令自随,世杰不从,纵之归。继而舟不足,共掠其赀,寿庚怒杀诸宗室及士大夫与淮兵之在泉者。……”

  大屠杀的地点:有的记载说,当时流传着一个谣言,说张世杰要回来收复泉州,于是宗室们聚集到泉州港口,去迎接这位宋人爱戴的英雄,屠杀随后发生。

  有的记载说,蒲寿庚设宴会款待宗室,在酒席间下了毒手。

  还有记载说,屠杀一共进行了三天。

  大屠杀中的死亡人数:《闽书》云:蒲寿庚“尽杀准军、宗子之在城者。”清·乾隆《泉州府志·拾遗》云:“杀诸宗室及士大夫与淮兵之在泉者。”但蒲寿庚究竟杀了多少人,资料说法不一。

  宋宗室太祖派十二世孙赵由在元末完成的《璿源图谱》中说:“……南外宗室三千余人,悉为其(蒲寿庚)害。”

  郑思肖《心史》说:“尽杀南外宗子数万人。”

  《永春云台赵氏族谱》记杀五千余人 。

  《南外天赵源氏族谱》记杀三千人 。

  《宋史》说二千三百余人。

  《泉州府志·纪兵》说:“尽害宗室千余人及士大夫与淮兵之在泉者,备极惨毒。”

  日本·桑原氏蒲寿庚考》引明·阳思谦《泉州府志》说:“尽杀宗室千余人……此当仅为男子能执武器者。”

  据王寒枫《关于蒲寿庚几个问题的探讨》考证,估计蒲寿庚大概屠杀了六、七千人。其中:南外宗室三千余人(明·阳思谦《泉州府志》说,绍定间[1228—1233年]南外宗室有三千三百余人),淮兵二千五百人,士大夫不知数。

宗室成员的绝大多数,或者说至少那些居住在宗室宅院中的宗室,却都已在大屠杀中消亡。根据一则明代中期的族谱序言,泉州的宗室后裔只有八九支。

  宗室幸存者逃至远郊邻县,四处避难。明·。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南外赵氏天源积庆图》载:赵氏皇族“或罗兵革,或窜姓名,或弃谱牒,或投遗像于水火,生且存者,所真字号,亦或去之不敢用,惧祸也。”

    崖山兵败: 蒲寿庚闭城拒命,张世杰率淮军攻城不克,便奉端宗一行南下粤东,辗转潮州、惠州等地。 景炎三年(1278)春,端宗·赵昰来到雷州半岛的碙洲,由于在逃亡途中受到飓风惊吓成疾,四月十五日死于碙洲,年仅11岁。 众臣便又拥立年方7岁的赵昺为帝,由杨太后垂帘听政,改元祥兴。

  雷州失守后,赵昺小朝廷窜至崖山。在元军的总攻下,宋军兵败,赵昺身穿龙袍,胸挂玉玺,陆秀夫负帝投海自尽。官员、妇女、将士们也纷纷随之跳海。崖山之战是元军消灭南宋最后一战,流亡近三年的南宋小朝廷覆灭。

   赵昰赵昺的随从中有宗室,战前集结起来的武装力量中不乏宗室存在,但是,他们的故事留存下来的太少。

历元至明,这些残存的宗室才慢慢恢复生气。到何乔远(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何乔远》)生活的明代末年,泉州时见宋宗室后裔。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6·杂志下》引《闽小纪》曰:“何镜山何乔远)前辈《泉趋八首》内:“宋家南外刺桐新,凤凰台榭冢麒麟。至今十万编民满,时有当年龙种人。”宋末泉州郡设有南外宗正司,聚诸潢属,今姓者多其后。”

四,太祖派·燕王德昭后裔· 赵珤

    赵珤,一名赵纲,字德用,号古愚,明·晋江人。据《南外天源赵氏族谱》赵世通撰文记载:"赵惟,一名纲,榜名,字德用,郡庠生,成化乙酉(1465)科中解元,登丙戌进士第,授刑部浙江司主事,迁员外郎,转奉议大夫,广东按察司佥事,奉敕提督学政,卒于官,庚申生,享年四十有一,归柩葬于惠安十八都石船伏虎山先茔侧。子五人从新、从宽、从昂、从升、从奇。"古愚公赵德用,学识渊博,奉敕提督学政,一代著名教授,重礼教,精吏治。现在,泉州民间都懂得有个"赵解元",和惟宪一起修族谱,修订《赵氏家范》等等。赵珤为总结历史教训,教育后代,以光前裕后,修身齐家。贡献无限,名存青史。

1,宋南外宗室

  清·乾隆《泉州府志·明列传》:赵珤,字德用,晋江人,宋·南外宗德昭第十八代孙,郡庠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赵珤》:赵珤,字德用,号古愚,宋·庄懿王·德昭之后也。”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8·学宪赵古愚先生》:

  “赵珤,字德用,晋江人,宋宗室懿王·德昭后,丞相汝愚裔孙。

  生九岁而孤,依女兄适粤人刘簿者,益刻励为学,尤尚志节,虽贫窭不妄纳交人。粤有富人介簿求通先生,不应,谓不义而厚行将及矣,遂自粤归。亡何,而富人果败,其先识如此。”

 2,历粤东提学佥事

  成化元年乙酉(1465年)解元,成化二年丙戌(1466年)进士,授刑部浙江司主事,迁员外郎,转奉议大夫、广东按察司佥事,卒于官,年方四十有一。

  清·乾隆《泉州府志·明列传》:“明·成化乙酉科中解元,登丙戌进士第,授刑部浙江司主事,迁员外郎,转奉议大夫、广东按察司佥事,奉敕提督学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赵珤》:

  “成化乙酉解元,丙戌进士。授官刑曹,同考会试,擢广东提学佥事。卒于官。

  造诣渊邃,尤尚气节。

  当擢广时,便道过家,罗文毅造家谈学,终日乃去。

  至广,访陈白沙,质以学问,往来诘难,不为苟同。

  精于鉴文,会试分校,得余姚谢文正 卷,荐置选首,以郎署为翰林诸公所压。而卷曰:‘状元拜相必此人也。’后果如所鉴。

  尝校文琼州,占其文气有眚,不利远涉,不与省试。众哗然不信,固请与之,果覆舟溺海,人惊其神。”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8·学宪赵古愚先生》:

  “成化元年领乡荐第一,明年成进士,授刑部主事。先生精于鉴文,能知人富贵、贫贱、寿夭,如卷合无或爽者。尝校士礼闱,得余姚谢迁。试牍诧曰:‘宰相才也。’大廷之对,必褎然举首,遂力荐主者,后俱如所鉴。

3,出为粤东提学佥事。

  便道过家,适罗一峰罗伦谪官泉州,累日相过从,辨论不厌。每旰设食一蔬一豆,忻忻如也。

  在广时,日以学术提醒士心;校士诸州,每卜其器,业于文而引之所向,士赖以成就者甚多。

  又尝校文琼州,士第悉下,无与省闱试者,诸生哗然。有司亦为之请。先生曰:‘若不知也,吾殆以全若,占若等文气有眚焉,远渉其不利乎!’众不谓然,固以请,乃听试。当往道,海上漂溺失舟,人始惊叹先生神人也。

  先生故以经术名,顾又精吏治。有粤豪渔食闾里,持吏短长,至奸人婚娶女,吏不敢问,如是者数十年。先生闻,按狱得实而置之法。

  为学原于人伦,言论风旨多足感动人者,尤重礼敎。是时新会陈白沙 献章论道江门,先生尝访之,订以经训之言;间不合,必移书再四。白沙每论,敎人‘礼非所急’,先生力正之,曰:‘昔胡余千不教人习四礼,论者至今以为疑。流风易移,何輙开斯路乎?’白沙谓:‘德用之心,即一峰不欺之心。’复书曰:‘一峰死,仆哭之恸,以为今而后无复有如一峰者,不谓于执事见之。’

  尝登崖山,见元·张弘范勒石,以诗斥之。

  张弘范系降元叛将。灭宋后,张弘范于崖山上勒石题张弘范灭宋于此。”赵德用题诗斥之,云:“忍夺中原与外夷,乾坤回首重胜悲。镌功勒石张弘范,不是胡儿是汗儿。”

  亲固贫,又复早背,讳日不能知常祭,以巳之生辰,必涕泣不自禁。在官,嫁族女者三,娶妇者五,殚赀以给,而宦槖固萧然也。

  年方强,卒于官。”

4,著述方面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8·人物志·名臣2·赵珤》:“所著有《四书管见》、《礼经解疑》、《纲目便览》、《宋史集要》诸编,后毁,人咸惜之。”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8·学宪赵古愚先生》:

  “所著书有《四书管见》、《礼经解疑》、《纲目便览》、《宋史集要》诸编,悉毁。

  孙、子复零替,荜门蓬户而已。独其遗言逸事,至今人士喜谈而乐道之。”

5其他方面

  宋末元初,阿拉伯人后裔、宋叛臣蒲寿庚张世杰回兵泉州为由,假邀宗子议守城,暗藏兵器,尽杀泉州南外宗子3000余人,造成一大血案。氏皇族“或罗兵革,或窜姓名,或弃谱牒,或投遗像于水火,生且存者,所真字号,亦或去之不敢用,惧祸也。”德用在《南外赵氏天源积庆图》中对这段历史作了真实评价。

  赵德用为总结历史教训,教育后代,以光前裕后,修身齐家。还修《南外赵氏家范》54条,是古代家范中较详尽的范本。

  赵德用葬于惠安十八都石船伏虎山。

 6,历史的评价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8·学宪赵古愚先生》:

  “自申曰:

  ‘某自束发以来,即知有先生,辄寤寐向往者久之。间访其遗文,得所谓《椒轩记》读之,盖先生初第时作也。其言耿然有砺名砥行、矜古振俗之志,而先生立身居官,大节概可想见。至其文字,冲雅渊懿允矣,造道之言,惜乎不可多得。

  闻先生卒官岭表,飘零以归,重遭回禄之厄,顷读其外孙君所为《传》,与某平日所记闻者,尤核且确。

  自君之《传》出,而学校鸣之当道旌之,学士大夫群而和之,先生之潜德久而弥芳矣。顾采风未逮,而旷典尚缺,春秋俎豆邈焉未举,岂非后生者与有责哉!

  考吾郡在成化(1465—1487年)间,前有先生,后有虚斋蔡清,二先生里居相望,先后发解登第,又相继为督学宪臣。先生试士江西,一举而登首拔者五十八人,见于交游书问中,首举士舒梓溪即许其魁天下,后无不验。当先生为考官,得余姚谢文正,试牍已物色为殿元、宰辅;其督学广东也,于校文中预卜人休咎,其鉴识与先生又同。二先生德学造诣无容置论,乃其品题藻鉴,什不爽一,此其故何哉?以愚,以虚,明生于愚,灵生于虚,卒是道也。’”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8·学宪赵古愚先生》:

  “备考:

  陈白沙陈献章先生复公书曰:‘来教摘诸圣贤垂世之言与仆之事,参而辩之,大抵爱我深,而告我尽也。仆用是知执事之心,一峰明白不欺之心也。一峰死,仆哭之恸,以为自今而后不复有如一峰者,今乃有执事,幸甚!幸甚!……’

  何镜山何乔远先生撰公家藏手泽序曰:

 ‘泉前辈赵古愚先生,成化中以解元登进士,自比部郎出为岭南学宪,善以文章卜人贵贱寿夭,无不得者。

  其为郎时,充会试,内帘官得谢文正公文,大奇之,手批曰:状元拜相,必此子也。

  及视学岭南,考校海南士,所拔科举多不足先生意者,曰:是姑录之,后来受用,终不及诸下劣等。亡何,科举士过海就大比,尽溺水死,而下劣等者以不就试无害。

  泉人以此二事,至今好谈先生。

  先生宋室苗裔也,其往吊宋崖海之滨,过奇石碑,谒慈元殿址,祭大忠祠,具有文字。其过奇石碑诗严切惋恨,尤脍炙人口,人徒以先生忠义慈孝人也。

  而今读先生曾孙大绍所辑手泽编,则有《自叹诗》二首,以宝鉴喻心,大道喻学,乃知先生平日惕于内省而端于趋向。

  当时海内名流如陈白沙罗一峰二公,皆与往来切磋,以求斯道真实之境,此则先生所造之精微,自知自进。而岁月之久,著作流落之多,泉人亦未有以窥公之全者也。

  是编凡十三首,诗居其七,文居其六,而先生遗笔尽在是矣。然皆大绍访求之四方残编断记之中,然后乃能得之。

  大绍席门穷巷,无旦夕之积,自其少年,时裹粮重茧绝险以求先生遗文,遍请海内缙绅咏歌先生之德行,以陈告之当道,先生盖殁百余年而后绰楔表于里闾,乡贤崇于祠祀。今大绍年七十余矣,朝暮必至先生祠下,低回护视,其委不佞,以是编之序,凡五年而未得,应心不加怒,而请愈切,为人子孙如此,不亦克称先生之后人,可以愧夫世之无廉耻嗜饮食而忘其先德者哉!’

  按:泉南明初诸先正,多确守宋儒榘范。蔡文庄蔡清未起时,如公其最著者。公能物色文庄于童年,取师友于莆中,如吴淳夫周翠渠黄未轩皆是也;公则闲道尤谨,尝规切白沙先生陈献章虚妙之旨;白沙欲号‘海云’,公力正之,谓其近于禅号;在粤往来,辨难不苟为同近世先正评订白沙。诤友如罗一峰胡敬斋罗整庵,人皆知之矣。独公姓氏稍略,细绎白沙复公二书,其心许相物色,似于二公之外不作第二人观也。顾年未满志,著述又复湮没,灰烬无存,未得与居业录困知记并垂考信,惜哉。吾乡前軰如自申履丰镜山何乔远,皆汲汲论述,盖以公实任道之器、流泽桑梓、忾慕无穷也。……)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58·学宪赵古愚先生学派》:

    按:古愚 先生,成化间人物也,为虚斋先生蔡清前辈。其治躬敷政,重名教,尚气节,洗冤恤患,鞫讯如神,惜遗事湮没者多,而发明经书诸著作,亦散佚无传矣,乡先生每三复致忾,有以哉。

今考志乘所载,莅官粤东时,与陈白沙陈献章论学辨难,见于白沙往复之书;其在家乡,惟罗一峰罗伦谪泉之时相与上下议论,公累日过从,一盂一豆,日晏忘食,讲究不辍。先生故以经术名,而公以直节宿学共租淬砺,一郡风敎之开,二公盖亦有助焉,后之人能无远遡其典型哉!

  再考先生门徒莫详,惟一臞 集中书薛文清《读书录》后曰:‘余年二十二,壻吾泉广东提学佥宪先生家见公《读书录》,若有契于心,遂求于舅而得之以归云。’考广东佥宪先生即古愚先生也,公平日必经侧闻讲论者,姑附学派之列待考焉。 ”

 

【以上内容参阅多方面资料编制】

太祖派后裔36世孙,赵万胜“守”字辈  撰

                                  2014-6-1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2013 Www.Qzzzzh.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95-22623809   传真号码:0595-22939855,22565455   电子邮箱:zhaoshicong@126.com
联系地址:中国福建·泉州市海景花园(天域)2-102号   邮政编码:362000  闽ICP备110012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