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员中心
到顶部
到尾部
谱系探讨

漳州南溪祖趙与昉祖源辨析

时间:2014-06-29 08:42:48  编辑:赵宏俊  来源:赵宋南外宗研究会  人气:533

漳州南溪祖趙与昉祖源辨析

作  者:趙宏俊[1]

北京趙宋文化有限公3司副总经理、龙凤谱系创始人

泉州趙宋南外宗正司研究会北京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新华保险公司北京分公司客户经理

 

    关键字:祖源 墓志 宋史[2] 宗室世系表 南外天源趙氏族谱[3] 龙凤谱系[4]  

 

南外天源趙氏族谱记载了漳州南溪秦王德芳派世系源流[5]:

秦王德芳-惟叙-从煦-世逸-令械-子赤-伯光-师何-希功-与昉-孟传 (世系一)

 

笔者在帮助趙泉山宗长编撰《大宋玉牒北京香山趙氏宗谱》[6]的过程中,搜集到趙宋宗室世永的墓志铭一篇,通过龙凤谱系的快速检索功能,综合墓志、宋史宗室世系表、南外天源趙氏族谱,认为趙与昉应为燕王德昭后裔,而非秦王德芳后裔。

 

首先,笔者使用龙凤谱系检索“与昉”,只检索到一条记录,其世系如下:

太祖-德昭-惟吉-从(守)节-世永-令樞-子赤-伯光-师佀-希功-与昉-孟传(世系二)

世系二详见宋史宗室世系表[7]。

 

仔细比较世系一和世系二,可以发现子赤以下世系除师何[佀]外完全一致,子赤以上则完全不同,世系一宗德芳,世系二宗德昭。

 

我们先看看师何与师佀的区别。龙凤谱系的数据与宋史宗室世系表保持一致,则师佀为宗室世系表原文。在龙凤谱系里检索“师何”,得到一个检索结果,经查看其父亲不是伯光,其子嗣也没有“希功”,应该与我们讨论的与昉的祖源没有关系。再看“何”与“”外形非常接近,南外天源趙氏族谱的形成时间在明朝初年,当为修谱人之笔误,即师何应为师佀。解决了这个问题,可以认为:子赤以下世系二者完全一致。

 

第二步,就要搞清楚子赤到底是令樞之子,还是令械之子?我们在龙凤谱系中查找令械,结果显示,宋史宗室世系表中根本没有叫做令械的人。我们再从汉字外形来分析,“械”与“樞”,很接近,应属于誊写时笔误。但是,很明显,不管是否笔误,编修者对于令樞或者令械的父亲是谁,已经不能掌握。

 

墓志铭是记录墓主身份,弘扬祖德的特殊文体,是可信度非常高的历史资料。我们没有看到子赤的墓志铭,却找到了其祖父世永的墓志铭,今录原文分享如下,断句或有谬误,请方家指正。

 

南康郡王墓誌銘[8]

太祖皇帝有八子,諱徳昭者,為越懿王,越懿王生冀康孝王惟吉,康孝王生守節,為丹陽郡僖穆王,王即僖穆之子,諱世永,字文億,母安定郡太夫人楊氏,任城郡夫人魏氏。

 

王初補右侍禁,年十嵗,入謝章聖皇帝。帝撫其背曰:若亦誦書乎?曰:誦孝經。經言何事?曰:忠孝之事也。帝喜,賜之珍菓,輒不食懷去。帝問其故,曰:欲歸遺所親耳。帝益竒之。

 

仁宗為太子,初就學資善堂,王入侍左右,及即位,累遷東宫外作副使,改左千牛衞大將軍。趙元昊叛,王求對便殿,具陳可討狀,因請自將兵以行。帝壯之,以飛白書:世永忠孝。及通天犀帶賜之。慶厯間,封諸王後,遂拜惠州刺史,改右屯衞大將軍、光州團練使,特封弋陽郡公。於時水災,有詔求直言,王進十策:一取士,二禳災,三除叛逆,四富國,五安民,六强兵,七省胥吏,八去濫官,九蠲苛政,十備邊。帝嘉納之。至和初,為瀛國公,又遷登州防禦使。嘉祐七年,天子祀明堂,以藝祖之後殆無顯者,特遷隴州防禦使。

 

英宗初,進蔡州觀察使。上即位,拜鎮南軍觀察留後。

 

熈寜元年二月己巳,薨於邸之正寢,享年五十九。車駕臨奠,優贈昭信軍節度使、南康郡王,諡曰修孝。詔宣政使内侍押班張若水治葬事。三月丁酉,殯於京城之北普濟寺。娶王氏,引進使陵州團練使、贈上將軍克基之女,封同安郡君。

子男十二人:

    令圖,左羽林大將軍、壁州團練使;

    令瑤,右羽林大將軍、袁州團練使;

    令樞,右羽林大將軍、道州團練使;

    令倩,率府副率,早卒;

    令穀,右羽林大將軍、萬州團練使;

    令繹,右武衞大將軍、渠州刺史;

    令朔,右武衞大將軍、蘄州刺史;

    令羽,令[],並右千牛衞將軍;

三人幼卒;

 

    女六:

    長適東頭供奉官時觀;

    次適左侍禁呉真卿;

    次適東頭供奉官徐鎮;

    次適左班殿直馮綱;

    次適左班殿直樊中立;

    一人幼卒;

 

    孫男五人:

    子張,右武衞大將軍、池州刺史;

    子野,子赤,並千牛衞大將軍;

    子昭,右内率副率;

    次未名;

 

    曽孫女尚幼。

 

王孝於事親,忠於事國,喜經術,通文章,晝夜自飭厲,若布衣生。丹陽王有疾,王刺背,血出,冩佛書,疾遂平,及仁宗不豫,王率宗室起居,憂切誠,至即詣浮圖,灼臂,聞者莫不歎服。初,東平吕造為其宫學官,授以經義,造既卒,追畫其像,居常瞻奉之,其樂善如此。

英宗時,勸督宗室為學,常遣中貴人入宫視之。學官姜潜方講周易,疾暴作,王於是攝齊升座,為之代講,聽者竦服。中貴人以聞,帝深嘆其好學。

王平生所著甚多,歌詩雜文數百篇,鈎考經傳,為周易大義,春秋纂例,及諸邸恩華録,又能通釋老星厯之學,註金剛經,祖師授衣圖,六氣圖,登真秘訣,皆藏於家。

 

以熈寜二年二月某日,葬於河南府永安縣先王之塋次。銘曰:

泐辭刻石,永誌弗忘。

 

从南康郡王(世永)墓誌銘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世永生于1010年,卒于1068年,按照中国传统计算年龄的方法,墓志铭中所记载的59岁当为虚岁,是太祖之子德昭的孙子,是一位有真才实学的翩翩佳公子,在其“子男十二人”中,我们看到“令樞,右羽林大將軍、道州團練使”;在其“孫男五人”中,我们看到“子赤,並千牛衞大將軍”。

墓志铭是当时人写当时事,为宗室写墓志铭,自然不能在世系问题上有半点含糊。世永有子名令樞、有孙名子赤。但是我们还不能因为子赤为德昭后裔立即确定趙与昉为德昭后裔。还有两问题需要解决,一是否有重名;二是否有过继。

在中国,重名问题,是普遍现象。宋朝宗室人数众多,按照常理出现重名的情况比较多。但是太祖皇帝英明,早就颁下字派,对重名问题有所预防。再加上宋初宗室人数不多,还不至于出现重名。为了谨慎起见,我们在龙凤谱系中分别检索令樞和子赤,结果显示,二人都检索到一条记录,均没有出现重名。

关于是否过继的问题,在宗室世系表里令樞记录在世永名下,令樞与子赤均出现在世永的墓志铭里,且没有明确指明有过继的情况,趙宋宗室如果存在过继情况,其墓志铭里均可以看到说明,因为宗室过继必须由宗正司登记,呈报宗正寺,宗正寺报请皇帝批准。查阅宋史第19册第222卷第6410页和6411页,可以看到趙孟頫及其父亲均记录在希戭名下,按照宗法制度属于德芳派,众所周知,趙孟頫血缘世系当属于德昭派,孟頫父与訔以希環子过继为希戭嗣,在孟頫为其父撰写的墓表中已经载明。结合墓志铭和宗室世系表,两相比较,令樞非过继而来,实为世永亲子。

 

现在,可以确定,令械,实为令樞之笔误,并不存在令械其人。墓志铭与宋史互为佐证。墓志铭明确指出子赤为世永之孙,宗室世系表则进一步明确了子赤为令樞之子。

 

综上所述,子赤为德昭后裔,子赤后裔趙与昉自非秦王德芳派,而应为燕王德昭派。即漳州南溪祖趙与昉及其后裔属于燕王德昭派。以上浅见,与大家讨论,共同进步。

 

注释:

[1]趙宏俊:山西闻喜人,1970年5月出生。1992年毕业于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大学本科学历。1994年开始从事软件开发工作。2000年开始关注家谱研究。2003年专注于趙宋宗室世系研究。现任北京趙宋文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泉州趙宋南外宗正司研究会北京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新华保险公司北京分公司客户经理。为龙凤谱系创始人。联系电话:13051003343 18310239446,QQ:1277281238,邮箱:freehanzi@163.com

 

[2]宋史,元脱脱主编。

[3]南外天源趙氏族谱,泉州趙宋南外宗正司研究会编,趙世通主编。

[4]笔者自行开发的龙凤谱系家谱软件,已经录入宋史宗室世系表的全部数据,约6万1千余人,逐步录入南宋以后太祖三兄弟的世系数据,目前数据总量在8万5千余人。添加、删除、附注、搜索以及各类直系与后裔的相关功能,尤其可扩展的附注数据,为家谱世系研究提供了非常有力的支撑。

[5]南外天源趙氏族谱第6页和第7页第二段记载了漳州南溪太祖秦王德芳派世系源流。

[6]《大宋玉牒北京香山趙氏宗谱》是趙泉山主编的家谱,其世系概要:太祖传至孟頫,再传至德金,再传至泉山。泉山为太祖三十二世孙。

[7]宋史宗室世系表(第17册215卷5700页)。

[8] 该墓志铭出自《鄖溪集巻二十宋鄭獬撰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2013 Www.Qzzzzh.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95-22623809   传真号码:0595-22939855,22565455   电子邮箱:zhaoshicong@126.com
联系地址:中国福建·泉州市海景花园(天域)2-102号   邮政编码:362000  闽ICP备110012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