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员中心
到顶部
到尾部
研究文章

再论文丞相曾参与拥立益王为帝

时间:2015-09-10 13:13:06  编辑:赵宇就  来源:赵宋南外宗研究会  人气:74

再论文丞相曾参与拥立益王为帝

赵宇就  2014.05.06

一、前言

一些史书说,已经到达福州的陈宜中、陆秀夫、张世杰等,于五月初一在福州拥立益王为帝。这符合史实。陈、陆、张的确是这次拥立的主要参与者;但不够全面,因为文天祥确实也参与了这次拥立。

    让史料说话。

    第二手史料《宋史·文天祥传》:“(文)(1276年)四月八日到温州,闻益王未立,乃上表劝进。”许多史书引用此段。词典说劝进即劝帝即位。有的读者认为,“劝进”不是“拥立”,必须标明“拥立”才算拥立。极少数史书则连曾上表一事也不提,只提“五月二十六日,被授右相。”

    第一手史料《文山先生全集》则叙述文在五月初一以前,除了上表劝进外,还参与过研究拥立事宜、而且完全同意在福诸大臣已议决事项。

    文的参与拥立,得到当时有关人物(正面的如宋端宗、陈宜中;反面的如元丞相博罗、平章张弘范;和文本人)的承认。

    元、明以来的史书,大部分提到文“上表劝进”,一部分还直书文曾参与该次“拥立”;当前网络文章直书文曾参与“拥立”的也不少。      因此,为了尊重历史,文丞相应列入拥立益王为帝的参与者名单。

    元廷劝文投降时,博罗等人不从某些具体问题入手,而咬住文的拥立益王为帝一事,说拥立错了(因而一切行动言论都错了),企图改变文的忠的方向(棄二王、改为从已降的恭宗)。文则痛加驳斥,详尽地阐明己之所以拥立益王的道理。可见这次的拥立,是一次纲领性事件。文虽然一生忠于宋,这次拥立的参与与否,仍是个原则问题。

 

     二、 几个名词术语

    在研究史料之前,得先弄清楚几个名词术语。否则,即使找到史料,也无法分析讨论。所谓弄清楚,要以词典史书的解释、而不能以个人的理解为准。

 

    2.1 奉书

    奉书,一般用于向上级写信;有时作自谦语,给同辈写信也用。但《霞路赵氏族谱》里的“奉书劝进”,就一定是写报告给要登帝位的人。 

《宋史·文天祥传》:“(文)闻益王未立,上表劝进。”

    《文山先生纪年录》注疏:“(文)闻端宗皇帝于福安大元帅府(开府),公奉书劝进。”

     可见史书的“奉书劝进”,即“上表劝进”。

 

    2.2劝进

    《古代汉语词典》:“劝进,劝帝即位。”史料多处出现“劝进”,例如,《南史·宋武帝纪》:“于是陈留王(曹)虔嗣等二百七十人及宋台(刘裕封宋公,其府称台)群臣并上表劝进,(裕)犹未许。”

    又如《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公元221年)四月,许靖、麋竺、诸葛亮等(共20人)上表劝进。刘备即皇帝位于成都武担之南,改国号汉,改元章武。”

    又如《同上书》:“(219年)七月,马超、许靖、诸葛亮等(120人)上表拥立刘备为汉中王。”120人中含关羽、张飞、黄忠等。

    从上表“劝进”刘备为帝 上表“拥立”刘备为汉中王  的行文中,可见“劝进”、“拥立”两词具有相等的意义;或者说,劝进是拥立的一种。

    从《先主传》这两事件的叙述中,还可以看出:(1)拥立刘备为王、为帝的人当中,既包括刘备身边的许靖(秘书长)、麋竺(国戚)、诸葛亮(军师)等;又包括镇守在外的关羽、张飞、黄忠等,只要他上过表,他就是参与人之一。(2主要参与拥立者在史书上题名的只有几个人。

 

    2.3 拥立

    史料上频繁地出现这个词。但许多词典未载,纯属采集不周。《百度百科》:“拥立,拥戴皇帝或首领即位。”举例:

    《汉书·西域传上·康居国》:“宣帝时,匈奴乖乱,五单于并争,汉拥立呼韩邪单于。”【请注意,汉廷在长安、康居国在新疆以西。】

    宋·文天祥《集杜诗·至福安·第六十二·序》:“陈丞相即遣人来,议拥立事,予深赞大议。

    郭沫若《孔雀胆·第四集》:“我一定要收拾东兵,….保卫大理点苍,拥立宝宝为第十代总管。”

    综览多种史书后,可知“拥立”的形式有多种:废前朝主;上表劝进;“会议”决定;兵变;等等。

  “拥立”的过程:筹备;行动:登基仪式:即位后分授主要参与拥立者责、权。

  强势者对幼、弱者的拥立也叫“扶立”。

 

三、天祥曾参与拥立益王为帝的史实

 

    3.1 文狱中自书《文山先生纪年录》注疏:“(公元1276年)四月八日,至温州。闻端宗皇帝于福安(开)大元帅府,公奉书劝进议遂决。”【陈宜中等在福州商议拥立时,看到文的劝进书,“会议”就作出决定。】归客张汴、邹(氵凤),部曲朱华等皆自闽来迎。【均在五月初一以前事】景炎元年五月朔,于福安登极。以観文阁学士侍读召至行在【过了初一,端宗才召文入福。】二十六日,授通议大夫、右丞相、枢密使、都督诸路军马。”

 

    3.2 文狱中自书《集杜诗·至福安·六十二·序》(拥立益王事件第一手史料):“益王以天下兵马都元帅、卫王以副元帅建号于永嘉,随趋三山(福州)开(元帅)府。予四月八日到永嘉,则元帅舟去已一月矣。亟使副守李(王+玉)驿报(元帅)行府陈丞相即遣人来议拥立事。余深赞大议。”【陈派来的人和文(商)“议”(不是通知文、而是和文商量)拥立事】【对于福州诸大臣商定的事项,文完全同意。】

这等于福州大臣“会议”在温州开了一次“分会”。

“上表劝进”、“参与大臣拥立会议”,只具其一已是拥立者,文天祥兼具其二。这就是文丞相曾参与拥立筹备工作的有力、确凿的证明。

    这段史实,记录在一首诗的序言中,世人较少接触。然而它是该次拥立事件的当事人的自书,极为宝贵。

 

3.3《宋史·文天祥传》只提“上表”事,未提陈丞相遣人去与文“议拥立事”,可能原因有二:或认为两事相重,举其一足矣;或未采集到《集杜诗》中这一首。

 

3.4《中国历史大辞典·宋》第255页“张世杰”条:“后至福州与文天祥、陆秀夫扶立赵昰为帝。(林艾园撰)”

 

3.5 包伟民、吴铮强《宋朝简史》第396页:“五月初一,已逃亡福州的陈宜中、张世杰、陆秀夫、苏刘义等扶立赵昰为帝。” 若引用这几句来“证明”文天祥没有参与,就错了。

    因为忽视了紧挨着这几句的上面,就有两行:“宋廷投降后,张世杰、文天祥等人扶立赵昰、赵昺等人,对元军开展最后的抵抗。”

    包、吴二作者既看到在现场的扶立者、又从抗元角度挑出张、文这两个扶立者。文若没有参与扶立,就不会被提出来。从行文次序看来,头两行写在头前,下面几句写在后面,似乎有含义:二作者认为,张、文的扶立比陈等的扶立更为迫切。

    为什么下面几句的扶立者算拥立,上面两行的扶立者就不算?

 

    四、元廷劝降

    文天祥狱中自书《纪年录》记述了同元相博罗等激辩关于拥立益王的正当与否:(1279)十一月初九日,元相博罗、平章张弘范等在枢密院提审文天祥,文对该次的“拥立”发挥得极为详尽:

    博罗曰:“德祐嗣君非尔君耶?”(予)曰:“吾君也”。(博)曰:“(你)弃嗣君而立二王,如何是忠臣?”予曰:德祐吾君也,不幸而失国。当此之时,社稷为重,君为轻。吾别立君,为宗庙社稷计,所以为忠臣也。从(西晋)怀(帝)愍(帝)而北者非忠,从(东晋)元帝为忠。从徽、欽而北者非忠,从高宗为忠。

    枢密院一人问:“晋元帝长子、宋高宗皆有来历;二王何所受命?”张平章曰:“二王是逃走底人,立得不正,是篡也。”予曰:“景炎皇帝,乃度宗皇帝长子,德祐皇帝亲兄,如何是不正?登极于德祐已去天位之后,如何是篡?陈丞相奉二王出宫,具有太皇太后吩咐言语,如何是无所受命?” 诸人无词,坚以无所受命为解。予曰:“天与(授)之,人与(授)之。虽无传授之命,推戴拥立【文直接谈到拥立】,有何不可?”诸人但支离不伏(服)。……

    (博罗)又曰:“你立二皇,做甚功劳?”【可见博罗认定文是拥立者之一】予曰:“国家不幸丧亡,予立君以存宗庙【可见天祥亦自认参与拥立景炎皇帝】,存一日则臣子尽一日之责,何功劳之有?”(博)又曰:“既知做不得,何必做?”予曰:“人臣事君,如子事父。父不幸有疾,虽明知不可为,岂有不下药之理?尽吾心焉;不可救,则天命也。天祥至此,有死而已,何必多言?”【天祥阐明拥立景炎皇帝的法理依据,他之所以拥立益王、是经过深思熟虑、甘愿为此作牺牲】

    相信绝大多数人读过这一段后,都会认同文天祥确实参加了拥立益王为帝。

 

    五、史料可信吗?

 

    文天祥在燕京狱中3年,手写《指南前后录》、《纪年录》、《集杜诗》、《狱中书信》等被编成《文山先生全集》,这是珍贵的第一手史料。元、明史家多所引用。例如明代黄淳著《厓山志》,关于文参与拥立益王为帝一事,既有“奉书劝进”,又有“(与)陈宜中(使者)议拥立事”;还几乎全文引用了“元廷劝降”一节(如上文)。

    文狱中所著,收入《四库全书》。《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三十七》:“(集杜诗)一名《文山先生诗史》,文天祥撰。盖被执赴燕后,于狱中所作。”“诗凡二百首,……。而题下叙次时事,于国家沦丧之由,平生阅历之境,及忠臣义士之周旋患难者—并志其详。颠末粲然,不愧为‘诗史’之目。”即认为是可信的史料。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2013 Www.Qzzzzh.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95-22623809   传真号码:0595-22939855,22565455   电子邮箱:zhaoshicong@126.com
联系地址:中国福建·泉州市海景花园(天域)2-102号   邮政编码:362000  闽ICP备110012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