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员中心
到顶部
到尾部
研究文章

南宋泉州“陪都”的地位

时间:2017-04-01 15:04:35  编辑:原创  来源:泉州赵族总会  人气:132

宋皇族珍贵史料 印证南宋泉州“陪都”地位

 

    关于趙宋南外宗专题解读与研究,对于泉州城市文化气质的塑造,有着重要价值。  

    泉州晚报社APP-泉州通331日讯 (泉州晚报记者吴拏云 庄建平)记者近日从泉州赵宋南外宗正司研究会处了解到,该研究会目前正筹备召开保护修复南外宗正司和泉州宋皇室大宗祠历史文化遗迹的专题研讨会。一些鲜为人知的泉州赵宋皇族秘闻正在整理,届时披露。如宋太祖六世裔孙子侁墓迁建情况、宋魏王入泉裔孙古墓群等。另外,泉州在南宋时期的陪都地位,也将进一步获得证明,这对于泉州历史文化研究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今天生活在泉州的许多人也许并不知道,泉州也有自己的皇族密码。早在800多年前的南宋时期,宋室南渡,迁都杭州,管理皇族之南外宗正司则几经周折迁至泉州。南外宗正司在泉州的正式设立,实际宣告泉州晋升为陪都。泉州的历史地位飞速攀升,在南宋政治、经济、文化方面,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南宋泉州的地位,完全可以配享尊贵二字。

    据泉州宋南外宗正司研究会会长守通介绍,有宋一代,宋皇族陆续迁入泉州城,其成员主要由宋太祖、宋太宗、魏王三兄弟的后裔构成。南渡时,宋皇三兄弟裔孙共迁入泉州349人, 至南宋嘉定年间(1208-1224年)已增至2000多人,绍定年间(1228-1233年)又增至3000多人。

    据《南外天源氏族谱》记载,泉州南外宗设置宗学、教育宗子,当时一批名贤硕儒被聘为教授,如傅伯成、陈俊卿等,对泉州影响重大。泉州的府学规模是南宋时定型的,文庙府学规模居福建之最。除州学、县学外,还有书院、义学。极至十室之间,必有书舍,诵读之声相闻。随着南外宗正司的迁入,泉州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迎来繁荣,两宋泉州进士多达1400多名,是历代最多的,其中南宋占800多名,南外宗人占129名。

    据福州市博物馆陈列部副主任张春兰的研究,赵宋宗室入泉后,作为一个特殊群体以不同的身份,从不同的角度参与到泉州的海外贸易。泉州九日山祈风摩崖石刻,正是这些天潢贵胄们参与海外贸易的石刻史料。

    在文化艺术方面,泉州的戏曲、音乐,乃至武术等,同样与南外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泉州地方戏曲研究社社长郑国权著有《泉州弦管戏曲与南外宗正司》,他认为,泉州的世界级非遗南音、国家级非遗梨园戏、傀儡戏等,都自成体系,有深厚的文化积淀和严格的艺术规范,可以说是南外宗融入泉州这个历史机缘造就的

    泉州至今还留有南外宗正司司署遗址,以及大量宋皇族的古墓葬,这其中就包括了太师不懬、姚安知府特峰、著名军事学家本学等人的墓园。

   福建省文史馆馆员吴乔生表示,“宋皇族密码的研究,是泉州学研究不可或缺的重要课题,对于洞窥泉州某些历史文化瑰宝的来源,将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亦有助于塑造泉州城市文化气质。

    在中国,皇族宗室后裔常被称为天潢贵胄,据说这来源于清代进士阮葵生所著的《茶余客话》:天潢贵胄,大臣礼当致敬。

   在泉州,也有一些姓氏族群或多或少能与皇族后裔牵上关系,但像南宋时期氏宗室这样的当朝皇族入泉,应属仅见。

宗室南迁 影响深远

    宋朝中央政府管理皇族的机构有两个:一是宗正寺,二是宗正司。前者为政府部门,后者则是皇室自行管理的机构。后来,皇族子孙炽盛,崇宁三年(1104年),又置西外宗正司于西京(今河南洛阳),置南外宗正司于南京(即归德,今河南商丘)。

   南宋迁都临安,政治中心南移。先移大宗正寺于江宁(今南京),移南外宗正司于镇江,移西外宗正司于扬州。后来,又屡迁他地。最后,西外宗正司落脚于福州,南外宗正司则迁至泉州。(相比南外宗正司,西外宗正司显得很小,刚开始只有百八十人,后来最多时也不过300多人。)

    泉州宋南外宗正司研究会会长守通称,建炎三年(1129年)腊月,为了逃避战火,在镇江的南外宗正司机构和皇族宗室成员,从海上迁到了福建南部的港口城市——泉州。南外宗正司司署正式移置泉州,是在绍兴三年(1133年)。南外宗正司司署设在府治西南忠厚坊古榕巷内水陆寺中,位于泉州旧馆驿西侧大船亭以北、古榕巷西北隅,即原泉州梨园剧团所在地。绍兴四年九月,金兵又一次大举南侵时,高宗急令六官(即六卿)自温州泛海往泉州(《宋会要缉稿》)。适时北方遭受金兵蹂躏、兵连祸结之际,泉州却是远离战火、偏安一隅的和平环境。为了免受战火荼毒,又有大批皇族、士大夫、僧侣、商人、地主、农户、工匠、手工艺者迁入泉州,对泉州乃至福建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这一时期,泉州已成了事实上的陪都

    泉州宋皇族居住地称睦宗院,有别于临安的睦亲宅。睦宗院有新、旧二所。旧睦宗院在府治西南袭魁坊,新睦宗院在府治西北居贤坊。嘉泰年间(1201—1204年),由于南外宗皇族人口不断增长,又在睦宗院的旁边修建了新的宅院。今新、旧二所俱废。绍定年间(1228-1233年),宋皇族在泉人数已增至3000多人。

泉州成 皇权副中心

    宋代,市舶司的主要职能是掌番货、海舶、征榷、贸易之事,以来远人,通远物。北宋前期福建并没有市舶司,到了后期宋哲宗元祐二年(1087年),才正式在泉州设置福建市舶司。此后,泉州市舶司就与两浙路市舶司及广南市舶司,并称为三路市舶司

 

    泉州师范学院教授张家瑜在《移泉后的南外宗正司对泉州的贡献》一文中称,(南宋)宋廷南迁后,两浙路备港口由于受到宋金战争的影响,海外贸易不容发展,泉州就成了一个既靠近政治中心和消费中心,又有条件发展贸易的港口。

    南宋时期,在泉州有三大州司级衙门州衙、宗正司和市舶司衙。三大州司级衙门均可直通朝廷,甚至可以直通皇帝。这在当时除了行在(首都)临安外,绝无仅有。广东佛山学者国清认为,这是南宋朝廷给予泉州的特殊地位。

    为了使居住在泉州的皇室族人过得好一些,朝廷对泉州又采取了特殊的经济政策,发展和繁荣泉州经济。赵国清指出,南宋时期,泉州海外贸易范围不断扩大,据《诸蕃志》一书所载,与泉州通航通商的有58个国家和地区。这时的泉州,海丝繁忙,市舶兴旺,名气扶摇直上。商贾贸易的繁荣,带动了泉州的全面发展,各行各业迅速腾飞。三大衙门的特色和皇权的倾注,使泉州成了皇权副中心,成为政治特区。

推动海外商贸发展

    宋皇族迁入泉州,主要由宋太祖、宋太宗、魏王三兄弟后裔构成。今天在泉的氏宗族间,仍保存着一本珍贵的族谱《南外天源赵氏族谱》。此族谱是明成化十七年(1481年),由赵惟宪(号寅叟)在《濬源图谱》《宋仙源类谱》《有宋历代御容》的基础上续修的。但续谱凡例和南外氏家范则由赵惟(号古愚)撰修,并新编三派各十四字为名行首。该谱迄今已有536年历史了。

    《南外天源赵氏族谱》对皇族人物记载非常全面,世系录中的每个人之下均注明属于何支、何房、名、字、号、行第、生卒年月日时,尤其是对功名、官阶等记载较详,还收录了有关行状、遗嘱、墓志等资料,重要人物还有传记。南外宗对泉州的影响,在这部族谱中都可以得到解读与印证。

    福州市博物馆陈列部副主任张春兰在《宗室入闽与海上丝绸之路》一文中称,南宋时期泉州海外贸易十分活跃,宗室是藩舶奢侈品的重要消费者。南外宗室移居泉州就使得这部分宗室人员与消费市场达到了零距离……197510月,福州北郊浮仓山发掘一座南宋·宗妇墓葬。这座墓从未遭到破坏,它保留了宗室作为消费者的生动佐证。宗室成员不仅成为海外贸易消费的重要力量,而且还直接参与贸易经营,最有力的证据就是1973年在泉州后渚出土的一艘远洋古船。古船中发现有木牌签96件,其中南家”18件,南家记号”1件,计19件,专家据此判定此船属于南外宗正司所有。南外宗室凭借皇族特权,利用泉州港独特的地理环境优势,参与并推动海外贸易,从中渔利,这也合乎情理。

    厦门大学历史学系助理教授周运中撰文认为,南外宗室参与到了当时的新兴贸易浪潮中,宋船的商品可以证明其海外贸易地点主要是苏吉丹或更远的爪哇、三佛齐一带……南宋开辟了经加里曼丹岛西部直航公式婆(爪哇)的新航路……泉州很多南外宗室也参与了这条航线的贸易。

    到了南宋中后期,泉州港在港口规模、通番国数、贸易额、税收等方面逐渐超过广州,跃居而成全国第一大港。

曲艺武术 皆受影响

    泉州明代以来传承下的曲谱中的文字表明:泉州弦管源于秦汉,始于晋唐,盛行于宋明。宋元时期,泉州刺桐城一度满市珠玑醉歌舞。泉州在北宋时已成中国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经济、文化双双步入繁荣。受宋代填词、唱词者的影响,泉州弦管开始脱离陪衬地位,形成自己创作的曲牌,出现了许多与宋词牌名相同的如长相思鹧鸪天醉蓬莱等词曲。

    宋正和五年(1115年),泉州市舶司设来远驿接待藩商,规定乞用伎乐迎送,可见当时弦管已被官方派上对外礼仪的用场。丰泽区南音艺术家协会的魏朝阳先生在《南外宗正司与泉州南音》一文中称,南宋初期,随着南外宗正司迁入泉州,继承盛唐和五代音乐精华的北宋宫廷音乐被带到泉州,并进一步与当年晋人南迁带来的晋唐音乐同化合一,这就促使泉州的弦管得到再一次的提高和升华。南宋时期,留居泉州的赵宋嫡系皇族,难改养尊处优的习气,原先就拥有大批乐工和舞伎,处迁泉州后,仍然歌舞声色,由于皇族在当时能量大、影响力也大,他们实际上为泉州高雅南乐、南艺的保持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已故泉州文史研究泰斗傅金星曾表示,南外宗迁置泉州,从临安、温州下来,随带家班形成以后的大梨园和小梨园。这些戏班因年龄大了散棚而在地方演出,与北方杂剧伎艺混合,而发展为地方戏种……”

    可见,泉州梨园戏也与南外宗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南外天源氏族谱》中的《南外氏家范》一文提到:家庭中不得夜饮妆戏提傀儡以娱宾,甚非大体。亦不得教子孙僮仆习学歌唱戏舞诸色轻浮之态。泉州地方戏曲研究社社长郑国权对此解读认为,这是南外宗后人为吸取国破家亡的惨重教训才定下的家规。不过这也正好从另一面反映,泉州至今能拥有令世人引以为豪的弦管音乐、梨园戏、傀儡戏等,得益于南外宗正司迁入泉州,受益于赵宋皇族对其的传播。

当然,不光是曲艺,就连武术也与南外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太祖拳是泉州南少林拳系主要拳种,历史悠久,风格鲜明。南宋初,氏皇族为泉之巨族,太祖拳即为其子弟拳。据厦门大学教授郭志超所称,这是在泉州乃至闽南武术源流史上最早出现的拳种。据《南外天源氏族谱》载,皇族世代练武,习武举业武闱中式选充力士从戎建功,屡见不鲜。而今,太祖拳经过数百年时光的淘洗,依旧传承不止,薪火不绝。武术文化也依然是泉州对外文化交流的重要平台。

    有人说,从一地的姓氏文化能窥见一方水土的涵养。那么,从宋皇族在泉州的悲欢离合故事中,恐怕我们也能管窥这座城市历史发展的部分脉络。如今,漫步泉州,不为遇见而遇见,在某些角落,你也许还能感受到那曾经的皇族荣耀。 □本报记者 吴拏云 通讯员 赵守通

♦“生吴死的由来

    南宋时期,由宋太祖、宋太宗、魏王的后裔组成的宋皇族自北而南迁入泉州,并在绍定年间汇至3000多人。

    宋太祖匡胤六世裔孙子镠、子侁在1129年冬随南外宗正司迁入泉州,子镠、赵子为现有居住于泉州的太祖派始祖;太宗派入泉始祖是宋太宗五世裔孙士晤,为宋高宗叔叔,又称皇叔;魏王派有三位入泉始祖——魏王廷美的第二子广平郡王赵德隆、第五子勋国公德钧、第八子申王赵德文。正如明朝著名历史学家何乔远所称:宋家南渡刺桐新,凤凰冢上卧麒麟。至今十万编户满,犹有当年龙种人

    宋泉州招抚使蒲寿庚降元后,屠杀皇族宗室三千余人,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大血案,南外宗正司皇族宗室男女老幼几乎全部惨遭杀害,只有个别在外当官,或从被掳元营逃回才幸而保存下来,皇族司院府第遭兵焚。泉州地区劫后余生的皇族宗室成员中仍有少数宋太祖、宋太宗及宋魏王三个支派后裔陆续返回泉州繁衍。后来,宋太宗派全部外迁,不知去向。现在,只有宋太祖和宋魏王后裔两个支派在泉州繁衍,人口约2万人(不包括外迁族人)。

    格外引人关注的是,泉州个别地区有生吴死的现象出现:入泉始祖之一的子侁,其孙师玖在南宋从泉州南外宗迁居晋江青阳五店市。在蒲寿庚屠杀皇族时,师玖后裔居住在泉州城外,逃过一劫,得以保存下来。其中,师玖后裔、宋太祖赵匡胤第17世裔孙赵仕道,为了躲避杀身之祸,连夜从晋江青阳,逃往安海星塔村,投奔母亲吴氏的娘家,改姓为母姓。躲过劫难的仕道,临死前嘱咐子孙后代生前姓,死后恢复本姓,出殡时出殡旗书写,返主后出殡旗书写,并在墓碑和木主上改为姓,祠堂供奉的祖宗是宋太祖赵匡胤。到了明代,各地的氏后人纷纷复姓,而星塔村吴氏族人非但没改,还把生吴死的族规写入房谱,世代相传。仕道另一支派名三郎,与安海星塔支派为兄弟,从安海星塔避居于南安水头的康店村及下店村。分居南安水头后,仍从母姓,但没有继承安海星塔族亲生吴死习俗。现在,水头康店、下店的宋皇族仍姓,供奉的祖宗是姓。

皇族宗祠原在甲第巷

    泉州宋皇族的堂号为天水堂,灯号则有两个:宋太祖、宋太宗、宋魏王三派总灯号为天水衍派,宋太祖派另增加一个灯号为夹马传芳

    据传,犀牛望月宋皇族发迹的风水穴地。泉州南外宗赵宋皇族谨记祖上遗训,祠堂也叫犀牛望月。泉州西街甲第巷,原文锦铺境内(今新门街甲第巷),有一块地,其形如牛,泉州宋皇族氏祠堂最初就建在这里。有宋大宗祠记称:世人元魁踵起,井霞光照耀人耳目,人称为神仙点,地得犀牛望月之精,故钟毓特盛。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泉州甲第巷的宋皇室合族氏大、小宗祠历久倾圮,宗子倡议合族修建,合祀始祖宋太祖、宋太宗、宋魏王及历代有功德者之考妣。大、小宗祠规模宏大,祠前圆形如吸乳,后背大埔辛方金象,居小宗之左,大宗右小厅有桓(特峰)等四人塑像。李贽题赠云南姚安知府特峰的乡贤名宦额匾悬挂于大宗祠。安溪时任四川叙州府隆昌县知县,宋太祖裔孙、进士元慧,为大宗祠撰写《有宋赵氏大宗祠记》,宋太师尚书令晋封魏王二十六世孙嗣苏同勒石。上世纪60年代,宗祠古建筑遭拆除用来办厂,仅存的小宗祠一角,亦在几年前被改造为私宅。至此,甲第巷宋皇室合族大、小宗祠荡然无存。

    南安市区东郊的柳城路水头,尚保留着150多年前仿泉州甲第巷宋皇族合族大、小宗祠建造的祠堂。这附近居住着1800多人,为与蕃后裔,由泉州甲第巷迁居路水头。宋景炎三年(1278),居泉州皇族宗子惨遭屠杀,所幸时任浙江盐税官的裔孙与蕃于外未遭剿杀,才有路水头这支余脉。路水头仿建泉州甲第巷宋皇族大、小宗祠,仍称犀牛望月,大宗祠对联:温陵甲第衣冠旧,罗水门闾俎豆新犀牛镇罗江,夹马居路水

历史文化遗迹众多

    既然是天潢贵胄,又在泉州长期居住,宋皇族自然留下了众多历史文化遗迹,以下特摘录其中几处,以飨读者。

    据文献记载,泉州管理赵氏皇族的南外宗正司,定址于西街旧馆驿西侧、古榕巷西北隅(原梨园剧团驻地),初将旧馆驿内西侧的泉州添差通剌厅改成皇族居住地,南外宗正司司署设在古榕巷之水陆寺中。日后规模不断扩大,司内设有睦宗院、惩劝所、自新斋、芙蓉堂、天宝池以及忠厚坊等,后皆废,今仅存遗址。清·道光《晋江县志·13·公署志·南外宗正司》:又有清源书院,在睦宗院内,知宗希衮所建。堂曰习说。斋四:曰浚明、严尊、忠恕、爱敬。明时,其地入清果、菩提二寺。宗学院(清源书院)今亦无存。

    宋代,每年春夏秋冬之交,泉州府郡及市舶司的高级官员,都会在丰州九日山南麓的延福寺、昭惠庙举行冬谴舶、夏回舶两次祈风盛典,敬祭海神通远王。从九日山石刻上不难看出,宋皇族宗室成员同频繁的海神祭祀活动紧密联系在一起,他们中的不少人都参与过祈风盛典。

    不少氏族人都曾追随南宋幼主一路南迁。泉郡日月太保宫俗称一堡宫,奉祀南宋昰、昺二帝,亦称浦东宫。位于泉州鲤城区一堡街,大约始建于元初元贞年间(1295—1297年);位于东海法石村的武当山。奉祀的是玄武大帝,一度是泉郡官员祈雨观海之处。传说南宋幼帝曾过境于此,改玄金殿为临时行宫;泣血石位于承天寺的大悲阁对面,曾有宋太守王十朋写入十奇诗的方池梅影,又一说是宋末文天祥护送幼帝到泉州南门外溪亭,因蒲寿庚降元,混乱之中与小皇帝走散,痛哭泣血的那方石。

    泉州知府、皇族后裔令衿曾续建安平桥。该桥始建于南宋绍兴八年(1138年),据《晋江县志》记载:晋江、南安之界,旧日以舟渡,宋绍兴八年,僧祖派始筑石桥未就,二十一年(1151年)令衿成之。安平桥是中古时代世界最长的梁式石桥,曾被列为安平八景之一。

    慈元行宫位于晋江东石塔头村,奉祀宋杨太后,原称塔头国母庙,后取名慈元行宫,与崖山慈元庙异曲同工。杨太后原名杨巨良,是宋度宗的贵妃、宋端宗赵昰的生身母亲。崖门海战后,当她知道帝昺已投海时,无法抑制悲痛,跳海身亡。

 

    氏祠堂遍布各地:南安柳城路水头宋皇族大、小宗祠,南安水头新营顶宋皇族宗祠,南安水头下店宋皇族宗祠,南安诗山官布寮皇族宗祠,安溪金谷、郭溪、厚山宋皇族宗祠,晋江安海星塔宋皇族宗祠, 惠安黄塘三宋皇族祠堂,惠安辋川镇宋皇族宗祠,永春云台氏宗祠等。

皇族古墓葬散入乡野

    宋太宗六世裔孙太师不懬墓位于原泉州糖厂大门口周边,墓于1953年泉州糖厂建设时被毁,现仅有墓道碑一方和石将军一尊。墓道碑上书有宋太师沂国,忠定公神道。赵不懬为义郡王赵士悟第八子,累官至吉州刺史,并先后主管南外宗正司、西外宗正司,卒赠少师开国伯。1994年泉州市文管会在墓道碑右侧树立保护碑,保护碑上刻:不懬墓 1994年泉州市文管会立

    宋太祖六世裔孙子镠墓位于南安市霞美镇霞美村橄榄垵山。子镠于建炎(1127—1130)中随南京外宗正司徒迁入泉,子镠的后代一直在泉州繁衍。

    宋太祖六世裔孙子侁墓位于今洛阳桥南杏厝,即福厦公路入河市公路2公里处,现迁建于其裔孙本学墓葬后,河市镇东宅的翁林山。

    宋太祖九世裔孙希浍、希侠、希遐之墓位于惠安洛阳与黄塘之间的埔兜山,后因高速公路建设,迁葬于惠安黄塘。

    宋太祖十八世裔孙、著名军事学家本学墓位于原晋江县三十八都(今洛江区河市镇)东宅的翁林山。该墓葬已于19984月被列为泉州市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

    宋魏王入泉裔孙古墓群位于泉州后渚粉壁山(俗称厝山),有宋魏王十五世裔孙、浮梁县知县赵德应墓葬华表及其裔孙古墓群,立有清光绪晋江县禁止在粉壁山盗墓的启示。

 

    探寻泉州古城皇族遗迹,在城市的街衢巷坊间回顾与瞻望,并不仅为试窥一族之史,更多的是期望能竭力看清历史舞台上的泉州,感受它在千百年来的流风遗韵。宋皇室代表的是一个八面来风的王朝,它与古老坚韧的泉州相遇,是历史在时空交错中的一次振臂高呼,更为后世留下了一座值得永久回味的不朽巨碑。 (吴拏云)

                                       【来源:泉州通客户端】

                                       【编辑:张偲】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Copyright © 2012-2013 Www.Qzzzzh.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95-22623809   传真号码:0595-22939855,22565455   电子邮箱:zhaoshicong@126.com
联系地址:中国福建·泉州市海景花园(天域)2-102号   邮政编码:362000  闽ICP备110012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