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员中心
到顶部
到尾部
研究文章

论《南外天源赵氏族谱》 的历史价值与当代作用

时间:2019-12-06 09:38:10  编辑:守通  来源:泉州赵族总会  人气:21

 

《南外天源赵氏族谱

的历史价值与当代作用

  赵守通

摘要:《南外天源赵氏谱》是一部宋皇族宗室玉牒族谱修于元,成谱于明;其重要史料价值和特殊意义是值得重视和保护的。明朝建立,泉州幸存的赵氏皇族子孙出仕当官,代有名贤,《南外天源赵氏谱》对照史料,补充续编,成为一部完整的皇家族谱;它反映赵宋南外宗在泉州,对泉州的政  治、经济、文化,以及海上丝绸之路的形成,构成了划时代的影响和变化。翻开《南外天源赵氏谱》,等于推开一扇窗,能上上下下地看见宋代社会,而且还能帮助更好地理解“国”与“家”、“公”与“私”等命题。同时,这部宋皇室族谱,形成了迥异他族而独具特色的特点制度的研究和宗室管理与谱牒研究,以及海峡两岸赵族宗子寻根续谱,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南外天源赵氏谱》的最大价值,就是重新发现许多被冷落被忽视的皇族宗室的人和事,然后透过新的视角去观察和感知那个年代的宗室历史与文化。

关键字:赵氏族谱 历史价值 当代作用

作者:南外宗正司研究会永远荣誉会长,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对于赵宋皇族,国既是家,家亦是国;赵宋连体,宋史既是赵宋宗室史,赵宋宗室史亦连着宋史。

《南外天源赵氏族谱》系宋朝赵氏皇族宗室谱牒,与宋史紧密关联;由南外宗宗子、宋太祖十世裔孙赵与蕃收藏的谱牒旧录,经1360年、1476年1481年三次历一百多年重修修成,可以说修于元成于明。在这漫长的历史岁月里,赵宋皇族室先祖编的宋皇族谱牒,记录了宋皇族宗室管理机构“大宗正司”、“西外宗正司”、“南外宗正司”三大官方机构的职能作用和迁徙历史,以及宋皇宗室谱牒的纂修过程;记录了宋皇族宗室成员管理机构“南外宗正司”迁入泉州和大批室成员居住泉州或居于泉州以外之州府,对于当地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以及海上丝绸之路的形成发挥过积极的作用和影响;记录了宋皇族纯洁皇族血统,尊祖、敬宗、睦族、团结、约束皇族宗室成员、教育后代,提高皇族宗子在社会中的地位和声望的实践过程。《南外天源赵氏族谱》的教育功能显现,族谱中大量出现皇族宗室祖先的善举恩荣和各种族训、家箴,对于传播社会伦理,稳定社会秩序发挥一定作用。

一、《南外天源赵氏族谱》的成谱过程

德右丙子年,京杭失陷,大宗图谱和官方的档案包括玉牒尽迁北京保管,经过七、八十年,元顺帝命脱脱丞相根据这些档案,编篡了《宋史》,《宋史》中皇族的《宗室世系表》特别完整

元兵南下,居福州西外宗举罹其祸,谱无存。南外宗三千多人在泉州被害,司院府第遭兵焚, 谱牒等书不复存在唯宋太祖十世孙赵与蕃,时任浙江监茶税官游宦于外而获免,赵与蕃收藏一本南外宗收掌的宋皇族宗室谱牒旧录。这部旧录,包括《宋仙源类谱》、《有宋历代御容》,这就是《南外天源赵氏族谱》的前身。

得先祖旧录,宗支属籍、韫司之官,因得不泯。然亦烬末粕余,得此失彼;休暇阅视,不能不抚膺而痛恨也。矧今历世寝远,虫蛀者多,恐久并失其传,遂仍旧本续前篡后,删繁就简,再图宗支,类次成轶,名曰《濬源图谱 ,以永其传。(见《南外天源赵氏族谱》P48,赵由濬源图谱》序)

赵与蕃传下的这部旧录,因年久虫蛀恐久而失其传,1360年,宋太祖十世孙赵由(赵与蕃裔孙)遂以旧本续前纂后,删繁就简,再图宗支,类次成轶,称《濬源图谱》。明洪武三年(1370年),宋太祖十世孙赵由腾赵与蕃裔孙、 赵由胞弟),将祖父赵与蕃收藏的旧录之历代御容,分别自太祖至度宗十五帝及皇弟魏王之神像装表成帙,题曰《有宋历代御容》赵由腾在《有宋历代御容序》写到:“谨按诸帝玉牒所载事迹,取其要略,并赞于御容后录之,以便观览。”(见《南外天源赵氏族谱》P53,赵由腾《有宋历代御容序》)

明成化十二年(1476年),宋太祖十六世赵惟宪(号寅叟),在高祖赵由根据旧录修撰的《濬源图谱》赵由腾装表成帙的《有宋历代御容》的基础上,撰修《南外赵氏天源积庆图》。并请堂弟广东提学赵惟珤(古愚)撰写序言、凡例及家范。赵惟珤在《南外赵氏天源积庆图》序中写道:“所遗《濬源图谱》虽以僖祖为自出,今已二十一世(注:僖祖二十世至惟字辈),但名位得失不全,字多漫漶难识,幸而又存先世宗枋所载,墓志所书,犹知十世以下祖考官爵讳字与夫生卒岁月......我堂兄寅叟(惟宪)先生已考校修成谱牒,厘为二十有八卷,传之于家,又惧谱牒浩繁,欲知颠末,一时难稽,且将我泉各派自僖祖起以至于今,联支直下,计二十三世(注:僖祖二十三世至世字辈),书画成图,题曰《南外赵氏天源积庆图》。(见《南外天源赵氏谱》P100,赵惟珤《南外赵氏天源积庆图》序)

明成化十七年(1481年),赵惟宪(号寅叟),在赵由《濬源图谱》、《宋仙源类谱》旧录赵由腾的《有宋历代御容》和自已续撰的《南外赵氏天源积庆图》的基础上,首次续修《南外赵氏天源续谱》

赵惟宪(号寅叟)在《南外赵氏天源续谱》序写到:“宗族既众,别居已远,服属已绝,音问不通,尊卑名分不相叙,戚欣庆慰不相及,相视,一如道人,宪甚歉焉。于是,收集各家宗支,系续入谱,以明昭穆之序,而又参于各处同宗之谱......而校之于宋史,重加订正,再立三派字号各十四字以昭续之,重修成谱,仍题曰《天源类谱》,厘为二十有八卷,传之于家。又惧谱牒浩繁,欲知颠末,一时难稽,已将我泉有后之派自僖祖起,以至于南渡之世,止录一支一叶,直派传下,而不及于旁支,迨至南渡入泉之后,方着旁支,故谓之入泉续派,今计二十有三世,书画成图,曰《南外赵氏天源续谱》。(见《南外天源赵氏谱》P106,赵惟宪《南外赵氏天源续谱》序)

赵惟宪(号寅叟)在1481年间续修《南外赵氏天源续谱》时,赵氏“宗派散居浙东、浙西、江左、江右、两广、八闽者甚众,如镇江赵叔明、宁国赵本昌、南海赵不佚、连江赵光俊等家谱,皆会叙相等。”由此观之,此谱既重修于元,又续成于明,且对照宋史,并会同各地赵氏宗谱作过比较核对。(见《南外天源赵氏谱》P160,赵惟珤赵氏续谱凡例

鉴于氏子孙蕃衍人数众多,同一姓名者颇多(这在宋代宗正司管理时是不允许的),所以在明·成化(1481年)间,赵惟宪(号寅叟)重修族谱时,其堂弟赵惟珤,在赵氏续谱凡例中,“玉牒”又增加十四字‘字辈’,称为今十四字,而把原“玉牒”十四字称为原十四字,仍按三派区分。

  太祖派今十四字为:“溥纲鼎建存忠厚,礼义谦和最用循。”

  太宗派今十四字为:“原本懋兼思尚实,式景均中庆以充。”

  魏王派今十四字为:“先贤廷辅文才广,资质端庄盛传芳。”

(见《南外天源赵氏谱》P154,赵惟珤赵氏续谱凡例

宋时原十四字一直在海内外流传,除个别字辈有差异外,如《宋史》太祖裔孙惟吉之子,字行写“守”字,族谱则“守”、“从”通用,其他基本上一致。 新编十四字并无传下,只在《南外天源赵氏族谱》中看到有三至四代名字是“原”“今”辈并用。如赵惟(纲),即古愚。又如军事学家赵本学,原名赵世(建)。这种三个字为名,不是姓名,而是“原”和“今”字并用对照,这也是南外宗支系在明、清时一个特点。 

清雍正二年1724年,魏王二十孙赵若风,在赵惟宪《南外赵氏天源续谱》的基础上修族谱,曰《南外天源赵氏族谱》。

这次续谱,由魏王二十孙赵若凤、赵若(继)祖主持次续谱中,赵若凤收集了包括广东、浙江以及闽南地区漳州、漳浦、华安、厦门、同安,南安、安溪、惠安、晋江、石狮等地的赵宋皇族宗室各支派的谱系,并把1481年赵惟宪第一次续谱时没有收录的各皇族宗支谱序,入谱归宗。如1572年户部主事赵子(大)甲修撰、其子池州知事赵伯孜1596年重修的南安武荣赵氏族谱;1701年魏王二十孙赵时长重修的银同赵氏族谱;漳浦赵氏族谱、漳州南溪赵氏族谱等。(见《南外天源赵氏谱》) 

原十四字辈是宋太祖亲自御定,17 24年魏王二十孙赵若风重修《南外天源赵氏族谱》序:“原十四字,系宋朝制谱时创立,通行天下,今十四字,是古愚公在泉新编,与外方字行不能相协,故谱内有号今十四字行,皆当改正,依原十四字字行,则自可通各省府州县字行,或聚会相叙,若合符节,疏亦亲,虽远亦近。谱牒庶无错误,昭穆在在昭明,就谓前人有作,而后人不必绍述重修之。”新十四字辈自1724年修谱后就终止,仍沿用宋太祖御定的原十四字辈循环至今。同时规定, 十四字为宋太祖钦定,用完不得新编必须重新从头开始,周而复始。这样从宋代开始至现在已经循环二循多  已历34世左右(见《南外天源赵氏谱》P150,赵若风重修族谱序

二、《南外天源赵氏族谱》的珍贵历史文献

《南外天源赵氏前身,是一部宋皇族宗室玉牒旧录流落于泉州,其重要史料价值和特殊意义是值得重视和保护的,很有研究价值,

1、宋太祖御制玉牒序

《南外天源赵氏族谱》,记载了宋太祖赵匡胤于建隆元年正月(960年元月)御制玉牒序,钦定:“惟弟晋王光义、秦王光美,鼎分三派,每派各分玉牒十四字,以别流源,以示子孙,虽远疏亦知昭穆,不失次序”。(见《南外天源赵氏族谱》P31,《宋太祖御制玉牒序》)

宋朝立国之初,赵匡胤将其尚存的三兄弟的后裔确定为皇族,即宗室,亲自制定了三派的十四字昭穆,以为排辈之分;另立遗嘱:“我族无亲疏,世世为缌麻” 赵匡胤制定的宋宗室三派(后称太祖派、太宗派、魏王派)的十四字昭穆为:

  太祖派:“德惟守(从)世令子伯,师希与孟由宜顺。”

  太宗派:“元允宗仲士不善,汝崇必良友季同。”

  魏王派:“德承克叔之公彦,夫时若嗣次古光。” 

 2、宋神宗御笔《赐皇族敕》

《南外天源赵氏族谱》收录了宋神宗1069年御笔《赐皇族敕》:祖宗昭穆宜从世世之封,王公子孙抑有亲亲之义;若乃服属既竭,泊其才艺之并优,在随器以甄扬,使当官勉懋。至于任子之令,通婚之宜,凡有司之常,一用外臣之法,佥言既允,朕意何疑?告于将来,遂原宗盟之众,因多博识之伦,奉承新书,当体朕意。(见《南外天源赵氏族谱》P33,《赐皇族敕》)

3、沈该和海日登《宋仙源类谱表

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银青光禄大夫参知政事充总裁官沈该、海日登奉诏编修《仙源类谱》,完成装潢进呈高宗皇帝上表。(见《南外天源赵氏族谱》P35,宋仙源类谱表》)

{C}4、{C}长洲陆完天源赵氏族谱序

明进士光禄大夫柱国少保兼太子太保吏部尚书长洲陆完天源赵氏族谱序(见《南外天源赵氏族谱》P37,天源赵氏族谱序》)

{C}5、{C}赵由濬源图谱》序

记录了北宋年间,皇族的谱由大宗正司编撰,神宗朝又详分为五书编撰;一曰玉牒,二曰宗支属籍,三曰天源类谱,四曰宗蕃庆系录,五曰仙源积庆图。录每年一次,图每三年一次,牒、谱、籍皆每十年修纂一次。

建炎南渡,大宗正司屡迁,途中寺官失职,皇族谱牒五书遗失于民间。南宋绍兴年间,高宗诏儒官重修玉牒,玉牒而以录、籍、图、谱合一,赐名总要,颁于内外宗正司各自收掌;自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后 ,玉牒始由大宗正司、西外宗正司、南外宗正司分别各自掌管。(见《南外天源赵氏族谱》P43,赵由濬源图谱》序)

6、赵由腾有宋历代御容序》

赵由腾在《有宋历代御容序》写到:“谨按诸帝玉牒所载事迹,取其要略,并赞于御容后录之,以便观览。”(见《南外天源赵氏族谱》P53,赵由腾《有宋历代御容序》)

 

7、闽冲郡王赵若和“赵氏本末序”

《南外天源赵氏谱》,收录了闽冲郡王魏王十世孙赵若和1317年叙“赵氏本末序”,这篇序言,很有历史价值。它记录了漳浦赵家堡的过去;记录了宋朝:“迁都于闽,传少帝,元兵逼侵,吾乃挈家驾船逃难移之广东新会之崖山。当是时忠臣烈将武夫精卒尚有数万------不期年元兵且至,连日大战,吾知势已败,与许达甫、黄侍臣以十六舟夺港而出,欲往福州以图匡复。”皇室船队到达漳浦海面,遇飓风,大部倾翻沉海,赵若和的船也失其船舵,只好在漳浦的浦西登岸,定居积美改姓黄,后其子孙高中进士复姓赵,并建赵家堡。(见《南外天源赵氏族谱》P56,若和赵氏本末序》)

 

8、赵由馥书写的遗嘱

《南外天源赵氏谱》收录了大德四年既1300年,宋太祖十二世孙赵由馥书写的遗嘱。“我生泉州睦宗院,已登名玉牒。景炎国破家亡,我幼主被兵逼近城下,判臣招讨使蒲寿庚闭城不纳,尽杀宗人长幼五千余人,我亦刃下,有达平章者,仁慈人也,无子见而怜我,攥下马拥抱超跃而去,携居江北遂养为嗣。既长为我由良辅送入太学,我虽幼尚能记所自出,每怀水源木本之思,及平章没,三年服阙葬之礼,遂与庄附二妈来归西北隅故里。”赵由馥这篇遗嘱,记述被北掳经过,历尽千辛万苦,一字一泪,如泣如诉。(见《南外天源赵氏族谱》P50,由馥南外宗族由馥府君遗嘱》)

9、明鲁王为《南外赵氏谱》撰写序

明弘治壬子年1492年,宋太祖十八世孙赵世聪,字符敏,号省庵,为京朝官。赵世聪得到其父赵从(守)柔重修族谱一部,加以续修,并请皇明四代孙鲁王为《南外赵氏谱》撰写序言。《南外天源赵氏谱》收录了明鲁王为《南外赵氏族谱》撰写的序言;鲁王对前朝的皇族,身份相同,非常同情其遭遇,加以捧扬。谁知道数代以后,明朝灭亡,他的后代鲁王,命运也相同,最后在民族英雄郑成功的保护下,流寓金门,客死孤岛。(见《南外天源赵氏族谱》P116,鲁王雪奄南外赵氏族谱序——明鲁王书赠》)

10、南外赵氏家范

《南外天源赵氏族谱》源自宋朝皇家玉牒,其所载的54条家范,或许是赵宋皇族一脉在经历亡国之殇,痛定思痛后的一种领悟……

 赵氏族谱中,“南外赵氏家范”篇共有54条家规家训。家规家训数目众多,使得涉及面相对宽广,触及的事体也更细点。(见《南外天源赵氏族谱》P163,南外赵氏家范》)

  家范的前4条都是祠堂祭祀方面的规定,倒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突出的仍是“诚敬”二字。在这之后,则对“一家之长”如何作为有不少规范,比如“家长必须谨守礼法,以御其下” “当以至诚待下,一言不可妄发,一事不可妄为” “须以量容人” “立家之道,不可过刚,亦不可过柔,须适厥中”,其内容大多迄今仍适用于当下家庭。特别是在教育后代的方式上,推崇“身教”——“庶合古人以身教之之意”,同样有着历久弥新的意义。

  在对子孙行为举止的约束上,“家范”一文着墨极多,而且事无巨细,一一罗列,足见其重视程度,也令人印象深刻:

  首先是“尊长”,家范规定:“子孙须循循雅饬,怡怡孝友,于尊长前咸以正称,不许假称名号。凡遇长者,坐必起,行必以序,应对必称名,出言必逊顺,动者必谦恭,不得无礼干犯尊长,诸妇亦然”,严肃要求后辈遇见长者,一定要起身致礼,言行必须谦逊。

  其次是重视家族子弟的学业,明确规定:“子孙自八岁入小学,十二岁出就外传,十六岁入大学;当延明师教诲,必以存孝悌忠信为主”,如此清晰地给出进小学、就外传(即求教于外界名师)、入大学的年龄,这在中国众多姓氏的家风家训中,也极为罕见,赵氏家范中甚至规定:“子弟学业未成,不许食肉饮酒”,不好好学习连肉都没得吃、酒也不能喝,实在是严苛。

再次则是在“处事接物”方面,“南外赵氏家范”规定:“若处乡里,当以和睦,宁我容人,毋使人容我,亦不可先操忽人之心。若其人累相凌逼不已者,当以理直之。”意思是:若生活在乡里,应该以和为贵,宁可我宽容别人,不能逼别人宽容自己,更不能先起欺骗人的念头。如果有人屡屡欺凌相逼,也应据理力争。“南外赵氏家范”的条款大多成型于明代,此时赵氏后裔早已不是当朝皇族,他们从人声鼎沸中走向萧索清寂,必是在痛定思痛之后,方才会定出如此“克制、约束自我”的家规。这条家规与中国古代的“忍”的学问又有不谋而合之处。

{C}11、{C}赵由侪述祖诗

万历己亥(1599)正月朔日魏王二十一世知州仕隆公,年四十一撰南外天源赵氏序:中山居士由侪之述祖诗也,可谓孝思乎! 以附家范焉!”,又于述祖诗后记曰:“述祖诗者多矣! 而中山独传,必有可传者矣! 不及论其世而诵其诗曰:‘惟忠惟孝,立身有本。万有能销,斯道无泯。有德者言也。读之尚使人兴起,况亲炙乎? 宜虞集之景慕如是,是故附之家范。亦使之吟咏反覆,恍然自得其天真忠孝之旨,其有兴者,指日望之。(见《南外天源赵氏族谱》P40,中山居士赵由侪述祖诗

三、《南外天源赵氏族谱》的当代作用

进入二十一世纪,宋皇族《南外天源赵氏族谱》,作为全国赵宋皇族的一重要历史文献,对于了解研究宋史、宋皇族的政治体制、管理皇族制度、南外宗正司的职权及管理范围、宋皇族宗法制度,特别是南宋史和宋亡的悲惨史、以及皇族族谱编修有着重要价值

第一、对于宋、元、明、清古代宗室人物研究,具有宝贵价值。我们知道,查考古代人物,主要是通过正史中的传记,古代的文集、笔记和方志等。一些不太有名的人物,在这些资料中就很难找到,有的也是寥寥数语。即使是一些著名人物,有时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很难满足人们对于人物研究的需求。

宋皇族《南外天源赵氏族谱》就不同了,它的特点是记录皇族宗室人物,在宋史里,都可以找到十至十二世以上先祖的名录。在世系录中于每人之下均注明属于何支、何房、名、字、号、行第、生卒年月日时,享年、妻室、子女、墓地,尤其对功名、官阶等记载较详;还收录了有关行状、传记、遗嘱、墓志等资料,重要人物还专门写有传记。这些资料,其中虽然会有溢美之词,但大多数内容是可靠的。通过宋皇族《南外天源赵氏族谱》,不仅可以知道我们所要了解人物本身的情况,还可以了解他的世系,即从宋朝十八帝情况和皇族后裔情况,以及南外宗对于皇族的影响,在这部族谱中都可以得到解读与印证。

第二,对于皇族宗室人口研究具有重要的史料。《南外天源赵氏谱》的世系,是宋皇族族谱中最基本的部分,对于皇族后代的出生和死亡,都有详细记载,比官方记载要详细而可靠得多。通过《南外天源赵氏谱》这部宋皇室族谱,可以了解到宋皇族各个时期的人口数量,人口的结构,人口的增减速度、原因、人口的社会构成、官、职业、文化状况、婚姻状况、寿命等等。

  南宋迁都临安,政治中心南移,泉州成为赵宋皇室成员的避居地。宗室的定居泉州,无疑会引起一大批官绅士庶涌入泉州,引起泉州人口的急速增长。就南外宗而言,真德秀第二次任泉州知府时, 申尚书省乞拨降度碟添助宗子请给 云:建炎置司之初,宗子仅三百四十有九人。其后日以蕃衍,至庆元中,则在院者一千三百余人,外居者四百四十余人矣。至于今日(绍定五年),则在院者一千四百二十七人,外居者八百八十七人。

  绍兴到庆元六十余年间,宗室人口增长了400%;而此后至绍定年间的增长率只有33%。没有史料能够说明后来的人口增幅锐减,是因为死亡率升高或出生率降低,还是二者兼而有之。构成南宋初期宗室主体的是第四到第七代宗室,事实上他们的增长速度在这六十余年中,皇室宗子从北宋未年战乱分散逃亡居住,绍兴年间起内外宗正司设置稳定,特别是南外宗正司设立于富遮的泉州,在外居住的宗子入籍于南外宗正司人口剧增。从绍兴到庆元年间泉州南外宗室人口分析,在南外宗居住的宗子占总人口三分之二,居外宗子入籍南外宗者占有三分之一人口。

绍兴到庆元年间泉州南外宗室人口的巨大增长,是新的宗室家族不断迁入或入籍的结果。绍兴元年(1131年)的政治局势极度动荡不安,但泉州比较稳定,在接下来的几年之中,出现宗室移民潮或入籍南外宗。绍兴九年(1139年)曾出台一个计划,要把尚未定居的宗室成员送往宗室中心(南外宗)。(见《宋会要辑稿·帝系》)后来的《南外天源赵氏族谱表明,宗室家族的迁移在整个南宋都极为普遍。史家普遍认为,当时的泉州正处于非常繁荣的时期,泉州舶税之丰厚收入,将住在外地的宗室吸引入籍反之,南宋150年历史中,宗室成员不可能拒于内外宗正司管理之外,自愿放弃皇族身份而成为平民流落民间,除非犯罪,被内外宗正司剥名除外。

第三,制度的研究,提供了最基本的资料。宗族制度是封建宗法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封建统治的基础,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内容。《南外天源赵氏谱》中,对于皇室宗族制度的介绍和体现是非常全面的。它记载了有关皇族宗族的构成、祠堂的组织、结构、职能、祠产的类型、数量、形成、经营方式和收入用途。皇族玉牒中的族约、宗规、家训、家箴,是用封建的伦理道德来约束皇子皇孙的思想观念。祠规、家礼规定了各种祭扫、婚丧礼仪。 (见《南外天源赵氏谱》赵伯孜《制建祀田法》)

神权族权和夫权在《南外天源赵氏》中都有很明显的体现,这些资料,在其他类型文献中是很难这么集中的。此外,《南外天源赵氏族谱》资料还对地方史、家庭结构与功能、社会结构、妇女地位、优生学、民俗学、经济史、科技史、宗教史、中外关系史等问题的研究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提供了大量的资料。实际上,《南外天源赵氏》的价值,古人就已给予了很高的重视,宋太祖、宋神宗等也都对族谱的价值作过介绍和评价。

 第四,为皇族宗室的迁徙和海峡两岸赵族宗子寻根续谱,提供了第一手资料。任何一部族谱都要记录族源和迁徙过程,由何处而来,迁居原因,经何处而至此地。此外,家族定居后又有那个支房迁出,迁移的原因、数量、迁居何处、移民生活、移民与当地土著的关系,迁居后与本房的关系等,都有记载。特别在这部宋皇室族谱中,详细记载了皇室成员避难变姓隐居的经过,如晋江安海的“生吴死赵”,南安武荣的“变辜姓复赵”、漳州漳浦赵家堡的“变黄姓复赵”等。近年来,在海外华侨和港、澳、台同胞中,掀起了一股寻根的浪潮,他们的祖先,当年因为各种原因背井离乡,在异国他乡定居下来,娶妻生子,繁衍后代,可他们的根还在大陆,他们想了解祖先的情况,一有机会他们就要返乡认祖归宗。随着海峡两岸交往的增多,大批台湾同胞回大陆探亲寻根台湾的早期移民,大多是从广东、福建去的,尤其以福建为最多。有人对福建省的家谱资料进行研究,了解到福建移居台湾的最早记载是两宋之交。古代大陆移居台湾共经历了三次高潮:第一次是明末天启年间,泉州、漳州一带贫民迁居台湾达三千多人,崇祯年间又有数万人,这是一次有组织的移民。第二次是郑成功收复台湾后,跟随郑成功而去的。第三次是康熙年间清政府统一了台湾郑氏政权,开放海禁,移民人数多达几十万。从《南外天源赵氏谱》中,可以了解到,移民的人数、成份、原因,他们的婚姻状况,分布特点及与大陆关系等。海峡两岸要统一,利用家谱资料联络亲情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措施。 

综上所述,《南外天源赵氏得益于南外宗深厚的历史积淀和丰富的文化底蕴,也得益于赵宋南外宗历代宗室有识之士谱牒文化的珍爱、潜心挖掘、收集、修撰、保存和发扬。然而,由于这部宋皇室族谱从南外宗在泉州遗留到今,虽经多次重修,最后一次重修也已有300年的历史,有些记述往往不是很清楚,尤其是先人功名、宦迹、婚姻等,有的记叙也存在误写误记。但是,这部宋皇室族谱中的主要部分,世系、宗规、家训、人口、艺文等方面的内容,是珍贵的。总而言之,《南外天源赵氏谱》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和当代作用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举报邮箱:zhaoshicong@126.com  举报电话:0595-22623809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zzzzh.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95-22623809  电子邮箱:zhaoshicong@126.com  邮政编码:362000
联系地址: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江滨北路海景国际花园天域2-102  闽ICP备11001230号